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八位首席经济学家就央行是否“降息”展开辩论。预计MLF和LPR将有所不同 中国银行利率

时间:2021-03-13 08:30:18作者:佚名

9月17日,央行推出2000亿元MLF操作,胜率3.30%,维持不变。当日,800亿元逆回购、2650亿元MLF到期。

华泰固定收益同日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近期基本上对政策余额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央行此次对MLF的“另类”操作也是应对这种组合的政策表现。

在这次MLF操作中,充裕的资金有利于短期利率的下行趋势。但政策利率调整有望降温,长期利率无法打开空间。目前仍判断收益率曲线在短期内可能会变陡。债券市场面临的根本逻辑没有动摇,决定了债券市场“不怕跌”,配置压力依然很大,债券市场上下格局难以改变。

事实上,市场更关心的是:央行会在9月降息吗?

对此,9月16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8位经济学家预测,在RRR降息后,央行将降息,以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利率。

然而,当央行选择降低多边基金或LPR利率时,市场预期却大相径庭。

随着8月份宏观数据的发布,工业增长率降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CPI可能超过3%,PPI可能面临油价上涨等进口通胀压力。一种观点认为,央行应该降低多边基金利率,并压低LPR利率。

但另一种观点认为,央行可能只会降低LPR利率。9月6日,央行宣布RRR降息,每年减少银行资本成本150亿元,相应的贷款利率可下调5-10个基点。

世界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再次步入宽松空间。9月12日,欧洲央行宣布将存款利率从-0.4%下调10bp至-0.5%,为2016年以来首次降息;同时,重启QE(量化宽松政策)。在7月份美元降息25个基点后,美联储将于9月17日至18日举行利率会议,市场普遍预计将再降息25个基点。

不同的市场信号对央行降息有争议,部分原因是趋势指向不同的市场信号。

9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制造业投资增长2.6%,增速较上年7月下降0.7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2%,增速比上年7月加快0.4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0.5%,增速比上年7月下降0.1个百分点。

消费方面,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5%,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5.6%;在工业领域,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实际同比增长4.4%,比7月份下降0.4个百分点。

市场要求央行降低货币市场中期贷款便利利率和贷款市场报价。

9月16日,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朱认为,房地产投资将面临进一步下行压力。他认为,在货币政策层面,多边基金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将下降10-15个基点,从而推动LPR利率下降15-20个基点。

但是,可能的通胀因素会限制降息空间吗?

通货膨胀领域,首先看消费物价指数(CPI),8月份CPI上涨2.8%,与上月持平,市场担心CPI破3%。二是工业生产者PPI同比下降0.8%,8月环比下降0.1%。9月14日,国际主要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的两处石油设施遭到无人机袭击,引发全球油价短期飙升。布伦特原油周一上涨19%,创下近30年来最大单日涨幅。

“我们不能只看表面的涨价,而不看背后的原因。”9月16日下午,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表示,目前主要的通胀因素是供给中断或供给冲击。

丁安华认为,如果消除供给原因,中国面临的是通缩压力,而不是通胀,货币政策仍有进一步微调的空间。比如猪肉要给农民提供无息或低息贷款,让他们尽快恢复生产。

多边基金或LPR

市场上最有争议的问题是降息的速度。一种观点认为,应该尽快降低多边基金和LPR的利率。

9月16日下午,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表示,(降息)宜早不宜迟,(MLF和LPR)均可调整。除了猪肉,通胀数据正在下降,全球主要央行也在降息。这些都表明央行应该尽快降息,加强反周期调整。

屈宏斌表示,MLF和LPR都有下调空间。同时,增加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覆盖面等措施也有助于降低中小企业的风险溢价和实际融资成本。

9月16日,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认为,中国降息的时间窗口已经打开,应尽快下调MLF利率,新的LPR形成机制应引导贷款利率回落。货币政策适度紧缩,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强对制造业和民营企业的信贷支持。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通胀是由短期因素引发的,不会持续太久。降低LPR利率可以通过MPA等监管考核指标来推动,MLF利率也有下降空间。

郭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熊远认为,短期来看,在此次RRR降息后很可能会再次下跌,但最早会在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RRR降息后,“降息”可期,MLF利率极有可能下调(最快的是9月中下旬)。LPR报价预计今年将下调2-3倍,但抵押贷款利率不会下调。

但另一种观点认为,目前不适合降低多边基金利率,而应该降低LPR利率。

9月16日下午,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正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LPR报价将下降。虽然MLF会说趋势,但现在不会跌。”

陆政委指出,国务院两次常务会议提出要尽快降低企业实际融资成本。8月16日的全国例会指出“多种货币信贷政策工具联动协调,更大程度发挥担保体系作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9月4日的全国会议明确指出,“要加快实施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时运用RRR将军降息和定向降息等政策工具,降低存款准备金率”。

9月16日下午,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认为,从汇率、通胀、经济增长三个方面来看,目前下调MLF利率并不紧迫。而且LPR的价差有很大的压降潜力,所以降低MLF利率弊大于利。

张旭指出,在大量银行贷款尚未转到LPR的客观背景下,LPR不应过快下跌,以免银行在切换基准时给予新贷款的初始浮动比例过高。同样,在LPR价差尚未完全压缩的背景下,目前的MLF利率不宜下调,以更好地达到利用市场化改革手段推动贷款实际利率下调的目的。

中央银行的150亿账簿

市场的焦点再次指向货币政策如何疏通货币传导机制。

鲁政委指出,中央银行“挂账”,而的降息使银行的资金成本每年减少150亿元。银行“当然不能自己留着,必须给企业利润”,“150亿元对应的贷款利率大概相当于降5-10bp”。

所谓“过账”,是指央行9月6日宣布RRR降息,具体指出“RRR降息释放了约9000亿元,有效增加了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也使银行每年的资金成本降低了约150亿元,可以通过银行传导降低贷款实际利率”。

他说,降低LPR利率与房地产市场无关。但如果MLF利率下调,市场很容易形成持续降息预期。在楼市稳定预期形成之前降低MLF利率是不合适的。汇率方面,央行短期内不会动用所有货币政策工具。

张旭指出,事实上,从去年年初开始,金融市场利率已经大幅下降,但贷款利率并没有很好地反映市场利率的变化。问题在于利率从金融市场传导到贷款市场的过程。

例如,2018年第一季度,3年期AA+级中期票据平均收益率为5.50%,到2019年第二季度,已降至4.00%,下降150个基点。同期,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从6.01%降至5.94%,仅下降7bp。

“显然,贷款市场和债券市场之间的利差已经明显扩大。从某种意义上说,改革和完善LPR形成机制是为了降低贷款利率与债券市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张旭说。

他说,如果降低多边基金利率只是为了降低贷款利率,债券市场利率将会降低,而不是利差。甚至,价差可能会被动上升。这似乎又回到了老路,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背离了利用市场化改革推动贷款实际利率下调的初衷。


以上就是八位首席经济学家就央行是否“降息”展开辩论。预计MLF和LPR将有所不同中国银行利率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羽纨股票网其他的资讯!